继家中被搜出上亿元现金的秦皇岛副处级干部马超群之后,河北再现“小官巨腐”典型。

河北承德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处原处长(副处级)静天文受贿达2600多万元,于2015年12月14日被法院一审宣判无期徒刑。

2014年8月中旬开始的一个多月内,河北省交通运输系统共计20余名大小官员落马,其中厅级1人、处级18人。静天文是这起腐败窝案中的一员。

根据公开资料,截至目前,这些窝案中已有2起案件一审宣判,4起案件开庭审理。在这6起案件中,静天文虽然行政级别最低,但其涉案金额最高。

司法文书显示,静天文共涉及14起受贿事实,其中13笔为在其担任承德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处处长、掌管承秦高速修建期间收受,单笔最大受贿金额1900万元。静天文收钱毫不遮掩,还曾在河北省交通厅门口收受100万元现金。

13年前获取“第一桶黑金”

静天文曾担任承德市张百湾至隆化二级公路(以下简称“张隆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长、承德市交通局助理调研员、河北承德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处处长。

2002年,张隆公路开建。时任承德市交通勘察设计院副院长的静天文被任命为工程建设指挥长,彼时尚为科级干部的静天文第一次获得一项重要实权。

由于这段公路属于政府投入修建,施工完容易结账,承德市的各类建筑商纷纷想办法能揽到工程。

隆化县交通局工程队队长何某结识了静天文。双方熟识后,何某向静天文提出,如果能帮忙拿到张隆公路的工程,他愿意给“好处费”。

静天文接受了这一请托,并帮助何某的工程队中标该工程J合同段。一年多施工中,何某的工程队从承德市公路工程管理处顺利拿到每一笔工程拨款。

何某没有忘记先前的承诺,在拿到工程后,何某就送给静天文10万元。这成为司法机关查明静天文收受的第一笔贿赂款。

交通厅门口收受百万现金

在随后几年中,静天文升任为承德市交通局助理调研员。2008年3月,他又出任承德市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处处长,主持管理处全面工作,主抓承秦高速筹建全面工作。

其实,静天文在担任助理调研员期间,就已经履行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处处长职责。承秦(承德到秦皇岛)高速公路于2006年就已经进入筹建工作,这条高速公路是河北省规划的一条重要交通基础设施,总投资达到数十亿元之巨。

静天文所担任的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处处长,掌握着这段高速公路承德段修建的实权,行政级别虽仅为副处级,但实际是一个重要实权岗位。

承秦高速公路开建前夕,大量建筑商绞尽脑汁,用各种办法试图揽到工程。时任河北燕峰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下称燕峰路桥)的张文武是其中一员。

张文武通过他人结识了静天文。经过几次交谈后,2008年3月的一天,张文武到河北省交通厅门外,约出了正在交通厅办事的静天文。就在交通厅门口, 张文武将装有100万元现金的袋子交给静天文,希望其在未来的招投标过程中提供帮助。静天文对这笔巨款毫不推辞,欣然笑纳。这笔钱成为奠定两人利益关系的 第一笔钱。

2009年7月,承秦高速承德段对外发布招投标公告,张文武马上找到静天文,要求在招投标过程中提供帮助,并承诺若中标将拿出中标价的2%作为“好处费”。

静天文爽快答应,并将招投标的重要信息告知张文武。张文武组织力量进行围标、串标,最终燕峰路桥及该公司借用其他公司招标资格轻松拿下承秦高速路基第16标和第11标,两个标段总中标价超过5亿元。

从2009年年底开始,一直到2011年,张文武在北京一家饭店停车场、承德盛华大酒店停车场及承德市区魁星楼附近,分三次将总计1000万元“好处费”送给静天文。

静天文除了收受贿赂外,还主动通过张文武等建筑商索要“好处费”。

2010年6月,承秦高速一个公路跨铁路工程标段进行招标,静天文找到张文武,让他帮忙找一个有公路和铁路双资质的公司。他可以帮忙让这个公司中标,中标后提2%的好处费。

张文武找到时任中铁一局(后更名为中铁航空港集团)石家庄办事处负责人,询问其有没有意向接手这一项目,但需要支付200万元好处费。

经过研究后,中铁一局同意这一安排,将200万元汇入张文武之弟所开设公司的账户。张文武提取现金后,在承德市外环路上,将200万元现金交给静天文。2010年7、8月间,中铁一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顺利中标,中标价1亿多元。

贿款多用于购买房产

静天文在承秦高速公路建设中大肆受贿,也为相关建筑商、环评机构在工程承揽、招投标、工程款结算、环评业务中标等方面提供了便利。

一审判决书显示,建筑商为了揽到承秦高速公路项目工程或便于工程款结算,他们以年节慰问等各种名目给静天文送钱。金额多则100多万元,少则几万元。静天文全部收下。

在接受调查期间,静天文仅退缴230余万元,与其2600多万元的受贿金额相差甚远。司法机关在侦查过程中发现,静天文用贿赂款在海南三亚购买一栋别墅及一处房产,在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东里购买一套房产。

静天文承认,为掩人耳目,在购买前述三套房产时,他均是以妹夫的名义购买。每年冬季或春节期间,静天文就带着家人前往三亚度假。此外,静天文还先后给在美国读书的女儿汇款600万元,用于其在美国读书的花销。

《财经》记者获悉,张文武除行贿静天文外,还行贿此次窝案中的其他官员。先于静天文落马的官员供出张文武,司法机关控制张文武后,张文武承认也曾行贿静天文,导致静天文的最终落马。


实地调研看中国农村光棍危机

农村单身人群的种类概括为一句话就是贫困单身,这种贫困一方面是自身因文化水平,家庭经济能力等问题造成,另一方面是农村地域条件的限制,基础设施落后,很多农村地区寻求致富出路,但并未取得满意的成效。


在苏荣女婿身上反思染缸效应

岳丈落马,女婿被查,偶然性与必然性交织在一起。曾经被扭曲的权力生态,正渐次收进制度的笼子。然而损失已然,已经无法挽回。


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真不堪吗

有太多“门当户对”的爱情关系并不是自由选择的结果。相对于自由地相爱的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关系,不自由的“门当户对”其实更不堪。


创业就是找不舒服

创业成功的概率实在太小了。万一你在创业的过程中失败了,不要丢弃自己的梦想,爬起来继续做。王石去看褚时健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一个人的高下,不是看他成功还是失败,而是看他失败以后的反弹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