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深圳山体滑坡亲历者:“跑着跑着,父母和姐夫就不见了”

法制晚报快讯(记者 王选辉 编辑 许腾飞) “我带着孩子往前跑着,回头一看,他们就不见了!”躺在光明新区医院急症抢救室的王永权回忆起山体滑坡发生时的一幕,仍心有余悸。

20日11时40分许,广东深圳市光明新区凤凰社区恒泰裕工业园发生山体滑坡,附近西气东输管道发生爆炸。截至21日6时,共有91人失联,造成33栋建筑物被掩埋或不同程度损坏,覆盖面积约38万平方米。

事发 一大片渣土从坡上高速涌来

两年前,河南新野人王永权在光明新区红坳村柳溪工业园区长凤路317号附近办了一家废品收购站,父母、5岁的女儿和姐夫都租住在这里。“附近都是铁皮房子,住着不少废品收购商。”

昨日早上11时左右,王永权和父亲王献亭正在屋外,而母亲正在做饭。

“你们看!那是不是泥石流?”王永权父亲第一个看到的,一大片渣土正在从高坡上高速涌下。王永权抬头刚看了一眼,大喊:“不好,赶快跑!”。

王永权迅速起身,顾不得多想马上就抱起女儿跑径直往前跑。而父亲和姐夫两人就拉着行动不便的老母亲,也跟在身后,“相差距离只有十来米。”

跑到沿河路跑了约100米,到了和长凤路十字路口,王永权带着女儿往右转朝大路方向跑去。这时他再回头看,就看不到人了。(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我如果慢一点点,人也就没了。”跑到沿河路一个工厂处,王永权累的不行,实在跑不动。想在一个三层的铁皮房子后面躲起来。而抬头一看,这个厂房上方已经被覆盖了一大半!

王永权尝试着推开女儿,让她自己往前跑,结果5岁的女儿哭着不跑。他只好再度起身,坚持往前跑。

跑了约十几分钟才到大路上,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货车,就过去拉开车门将女儿丢到车上,大喊:“赶快跑!”这时,司机才反应过来,踩下油门迅速离开。

救下女儿后 冲回现场找家人

脱离危险后,王永权找到个熟人把女儿放下,随后给河南新野老家里打了电话说了情况。接着他做了个决定:冲回现场找家人。

时间还不到中午12时,现场已经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的塌方。王永权找到现场指挥部,拿着一个扩音喇叭,开始高声呼喊家人的名字,可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废墟中,有一个男子先通过GPS定位系统,再通过生命探测仪找到了家人。让王永权看到了希望。

一个下午,现场指挥部搜救人员跟着他拿着生命探测仪失联位置附近进行探测。生命探测仪只有15米的探测范围,而高高堆砌的渣土已经远远超过了15米。“后面又来了一条搜救犬,但是也没有任何收获。”

搜救工作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之后身体虚脱的王永权被送到光明新区医院。

“我认为,我父亲他们也有可能跑出去。”王永权指着手机的地图说,失联地方离着安全地带两百米左右,如果他们跑出了这个区域,就可以安全。(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王永权说,他住在这里两年多了,经常有泥头车来这里倒渣土,因为影响环境被人举报过一次。

王永权说,因为每天上班都得经过这个路段,经常看到运渣土的泥头车从这里经过,东长路和长凤路的十字路口时常发生事故。“前段时间2个泥头车一个公交车就撞到一起,前两天,一个货车也和泥头车相撞。”


现代城市为何有匪夷所思人祸

每一次惨剧发生后,我们都要痛定思痛,都会举一反三,都必然展开各种彻查。相信深圳应该以后不大可能有这种山体滑坡了,但其他人祸,会不会就主动消失了呢?


万科被抢,看经济与金融变化

在这场大戏中,最可怕的风险企业品牌与豪赌中可能发生的金融风险。无论保监、证监声音都不响亮,没有底线思维,万一发生巨大风险,谁来收拾?谁来担责?


鲁迅退出学生课本了么?

改革开放后,我们汲取世界先进的文化养分,包括让西方世界的优秀文学作品进入教科书,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了鲁迅等中国经典作家作品,更不意味着放弃了革命传统教育。


为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

如果把皇帝与太监视作一对政治隐喻,那么我们将会发现,“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一规律,几乎适用于所有专制权力体系。在此体系之中,最善于作恶的那些人,做起恶来穷形尽相、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那些人,以及为维护体制而竭尽全力、无所不用其极的那些人,未必是最大的权力者。